桃花絕緣體 鍾國斌:我唔係虧佬

Mon Jun 27 2016 08:20:37 GMT+0800

撰文︰E週刊

鍾國斌是自由黨主席,立法會第一型男,單看「政壇方中信」綽號便知厲害。論八字,他命格屬於金水傷官,此命女人是大美人、大明星,男人就是本文主角,果然了得。
先天佔優,還須後天保養,他堅持每週游泳兩三次,如今腰圍34吋,年過半百算成績驕人;就連走路也有學問。「我有計算,每日要燃燒幾多(卡路里),我大概知,每日行到半小時就差不多了。」他說。
為保身段,晚上八點打後禁食,如果當天下午茶吃得多,晚飯乾脆不吃。「肥豬肉少食,雞皮唔食,牛肉唔食,牛肉我無食廿幾年了。」
記者無知,還道是宗教或人道原因,他腼腆地說:「喂,唔食牛肉,皮膚靚啲喎你知唔知?」52歲人仍為一身緊緻肌膚打拼,此心可昭日月,不過,吉野家多得佢唔少。

訪問這天鍾國斌豪言:「現在除衫都見得人!」口講無憑,記者約他拍寫真,驗正身,可惜他拒絕,畢竟參加渡海泳也穿上連身泳衣,這把年紀輕易不肯犧牲色相。
不羈的灑脫外形,除了歸功火熱身型,衣著也一絲不苟,訪問前以立法會議員身份會見Gucci母公司Kering Group總裁,特意穿上Gucci西裝贈興,他可沒告訴對方購自外國outlet,特價500美元。
他代表紡織及製衣界,一身行頭很夠照,平素也穿Ralph Lauren, Armani, Burberry, Versace等名牌,大眾化的H&M不是他杯茶,他自有道理:「H&M沒有我尺碼啊!」原本身長六呎開外,但中年縮水,仍高大威猛。
空有一身好條件,卻沒異性緣,加上年輕時怕羞,絕少追求異性。「見到靚女,總會有鍾意的,始終是男仔,唔係虧佬,那又如何,我沒有機會認識她,我不夠膽approach。」也甚少女孩子向他投懷送抱,他苦笑說:「無人相信,我講係無人信!」
歷來女友兩個,第二個就是後來的鍾夫人,他自言婚後不曾沾花惹草,說起來不無嘆息:「成世人最失敗,就是沒有桃色新聞。」方中信的樣貌,年輕時美國隊長的身型,從一而終不浪費嗎?他反問:「我專一得唔得?你俾credit我得唔得?」
早年承繼爸爸的製衣生意,92年在東莞設廠,運作至今。「作為商界有沒有踩到灰色地帶?我保證所有人都有,只是程度問題,你叫我漂白(政界慣常做法自動引爆醜聞),我漂極都唔白。一條𡃁仔未做過嘢,他出來就白了。」
只是所謂的灰色地帶不涉桃色,假使參選特首(純粹假設),對手要找他黑材料,也不會在桃色方向下功夫。「一定不會。你話海關、稅(稅務問題)不出奇,做生意必定會有;女人一定沒有,我好肯定,他不要浪費時間。」
始終廠佬出身,難道幾十年來未嘗尋花問柳?「何謂尋花問柳?KTV當然去過啦,我說未去過都是騙你,尤其做生意,怎能不與客人、供應商去夜場?講你都唔信啦!」
消遣過後便即回家。「我這些是很乾淨的人。」十多年前造訪北京天上人間夜總會,卻是與妻同行,妻子一離座,眾小姐便一擁而上,圍堵A貨方中信,怎麼還說沒有異性緣?「啲女問你攞小費嘛老友,圍完握握手每人俾三百㗎大佬,梗係圍你啦!」

失敗例子

鍾國斌婚姻成功,但一生並非一帆風順。「有人找我講seminar,我永遠講失敗例子,自己交了功課,希望別人不要走同一步路,交相同的功課。」
生於深水埗板間房,五家人共用廁所、廚房,後來鍾爸爸開廠製衣,家境好轉,鍾國斌放洋英國。「好老實講,必定在香港讀書不成才要走。喂,得兩間大學(港大、中大),一間Poly(當時理工學院),有幾何收到我們這些?」
修讀建築,回港在建築公司工作兩年,其後卻繼承老爸衣缽。「80年代中英會談,香港地產很差,當時我做𡃁仔,杏花邨剛剛推出,內部認購500元一呎,而香港出口好勁。當時我做了兩年,考了牌,心諗有無搞錯,地產咁謝,老豆檔嘢又咁旺,返去同老豆講幫手。」
失敗就由這裏開始。「我一轉行便倒轉,出口開始回落,地產開始向上。Timing好緊要,我經常catch錯timing。」
2001年中國吹起品牌風,鍾國斌也創立時裝品牌Felix by P.T(Felix是其洋名),在北京開展銷會,反應踴躍;03年開店,可惜碰上世紀疫症。「北京有沙士,香港有沙士,廣州有沙士,我有些貨運去美國、加拿大,加拿大有沙士。嘩,即刻謝晒,最攞命係當時無人知道沙士幾時會完,守幾個月白交租點頂?壯士斷臂算了。」
結業不久,病毒撤退。「我在北京做那個展銷會,有另一個國內新牌子一齊做,我新他也新,我找到客他也找到客,兩年後我收工,壯士斷臂,他繼續做,三年後重遇,他已經有三百間舖。」
聆訊品牌死因,除了不夠堅持,也不夠投入,不了解內地市場。「中國太大,東南西北跟本不同,現在(香港)說本土,人家更多本土。我只做一套,死喇,上海賣得,北京、四川唔賣得,或者四川賣得,上海、北京唔賣得。」
即使內地人也未必了解內地市場,有本土品牌重金聘請意大利名師設計西裝,就此出事。「人家意大利佬fit到漏油,40歲tight fit收腰,大陸40歲個個開始有肚腩,尺碼造出來完全不對,可能要造36(吋)腰,人家意大利佬40歲32腰,你就出事囉!」

壞孩子

鍾國斌從政,也以失敗展開序幕,2008年以獨立身份問鼎立法會紡織及製衣界,叫板在位十多年的梁劉柔芬。「我唔抵得上一手議員乜鬼都無做到,我想法好簡單,你做唔到,唔該你讓路,我嚟!」
從商可勝可敗,那次參選卻是明知不可而為之。「08年第一次參選,有業界大佬輩話我輸梗,我知輸梗,『三成票都拿不到!』無所謂,我超標完成得四成票(落敗)。我年輕,等四年囉,等得起。」其後加入自由黨,2012年捲土重來,擊敗對手陳亨利當選。
自由黨擺明是建制派,也擺明是壞孩子,訪問這天鍾國斌便批評建制派太順從政府:「政府話要做你就幫他做,就有反效果。他們明知有反效果,焗住去做。」這叫騎虎難下,自由黨雖是建制派,卻不騎虎,多麼逍遙。「所以被人罵壞孩子,好處是自由,自由黨當然自由,壞處是被人罵不團結。」
建制派篤該黨背脊,小報告上達特區政府以至北京。「中環、西環、中央都有,不同的人循不同渠道打小報告。」例如去年政改表決,建制派拉隊離場,自由黨留下投票,成了眾矢之的,鍾國斌未驚過。「當然未驚過,我做我的正常事,大家講道理,難道你行出去不投票,道理強過我坐着投票?」
鍾指泛民有時所提議案合情合理,他甚至支持泛民議員擔任內會副主席。湯家驊提倡的中間路線,如今似乎是自由黨實行。「我們過往幾年在走這條路,就是第三條路,當然很多人罵:『你班友牆頭草,左搖右擺,幫呢個幫嗰個,唔知你想點!』」
自言跟泛民有偈傾。「你見我們發言,建制不會怎罵我們,泛民都不會怎罵我們,只有他們互片,做人應該這樣,處處朋友。」自由黨這條路似乎很好走。「條路好似幾好行,但未可以轉化為選票,代表社會未認同。」
他歸咎社會兩極分化,黑白分明,中間路線有空間,卻沒市場。「(去年)區議會選舉兩大陣營互相廝殺搶票,我站在中間無人理我。我們行第三條路也好,中間路線也好,給人多一個選擇,當有多一個選擇,人家便不選擇你。」

一男子

2013年自由黨20週年黨慶,特首梁振英及一眾主要官員集體杯葛,鍾直言:「你請人,人家有事不來不出奇,但你無需要叫所有人不來,這是尊重問題,你不尊重人,便不能expect人家尊重你。」
其後CY卻多次宴請自由黨,鍾國斌拆局:「這是政治現實,如果他以後不找我,亦叫所有官員不找我,蝕底的是政府,好多議案差幾票就是差幾票。」該黨也逢請必到。「我們不是細路仔嘛,鬥氣咩,我們其中一項工作是為社會服務、為自己業界服務,所以一定要同政府合作。」
2014年該黨大佬田北俊呼籲梁振英考慮辭職,因此觸令犯禁,被免除全國政協職位,他立即辭任自由黨主席,鍾國斌接任大當家。他既非人大代表,也非政協委員,無後顧之憂。「我甚麼名銜都沒有,無所謂,即使有,你要咪俾番你囉!」
他以版權修訂條例及電視發牌二事,批評特首施政模式,一男子意志令香港停滯不前。「如果多兩個電視台,王維基(香港電視)也好,誰都好,我不是替王維基講說話,有競爭必然有進步,有好多創意。你不發牌給他,搞到現在一台獨大,成個行業死咗咁滯。」
上月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,鍾當面力陳特首有負國家主席習近平促和諧、謀發展、求穩定三大要求。「你抽查香港任何一個市民,香港很和諧嗎?人心很穩定嗎?表面好穩定,但個心唔安樂。發展如何?」事後一名行政會議成員拍拍他膊頭,表示同意。
如果特首保持現有施政模式,鍾國斌不支持他連任。「理論上人可以改,人會變,如果他的模式改變,去到更加和諧,與大家有商有量,有傾有講,可能改變我對他的看法立場,但做不做到是他的問題,不是我的問題。」其實他打定輸數:「正常來講,到六十幾歲人都幾難改。」



#鍾國斌#自由黨主席#立法會#方中信#E週刊#時事#影片#推介

相關文章
立會又流會
立會明天起禁特首候選人拉票
林鄭拒叫停中聯辦拉票
陳健波一句「在心中」再掀口水戰!
梁君彥希望議員及政府官員「學做雞」?

推介文章
【挑辣星極辣挑戰賽】到底辣王辣后誰屬?
【挑辣星極辣挑戰賽】星級參賽者鬥食辣Laksa辣魚蛋
宣萱 有要求的人
豪宅同居年半 譚凱琪有米男友求婚成功
當張繼聰係菩薩 Bob:抵佢溝到謝安琪
唐詩詠狠斬2年情 踢洪永城7宗罪
專屬情人 林文龍
撬林耀聲牆腳 方力申暗溝張沛樂
科技融入生活 體驗空間美學
同時溝兩港男 陳展鵬新女友雜食
楊明 把握時機
1O1O呈獻:星星美食旅客 -東京中華料理之最高
按此閱讀臉書精彩內容

熱爆e+up


載入中…
x